ag亚洲官方网站-上海支援武汉医疗队护士日记:战斗在ICU里的日子

ag亚洲官方网站-上海支援武汉医疗队护士日记:战斗在ICU里的日子

央视网消息:(记者 刘禛 通讯员 李安辉) 2月8日,元宵节。晚上九点多,上海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紧急“点兵”,仅用90分钟,就组建了一支由215名医护人员组成的支援武汉医疗队。

这是杨庆香第二次请战,申请获得批准。在武汉同济医院光谷院区奋战的一个多月时间里,她坚持记日记。记录自己战斗在ICU里的日子,记录她们从死神手里抢夺生命的过程。

以下是杨庆香日记部分摘录:

2020年2月8日 正月初十五 星期六 上海阴

今天是元宵节。受疫情的影响,节日的气氛没有往年那么浓厚。

晚上九点半,科室群里开始征集去武汉的医护人员,时间很紧,明天就出发。我再次向领导报名请战,理由是我有5年的ICU工作经验和13年的急诊工作经验。

如果我能驰援武汉,我的专业技能和工作经验应该可以起到作用。

2020年2月9日 正月十六 星期日 上海晴/武汉阴

凌晨两点半,护士长打来电话,要我准备一下,早上就出发。我连夜整理了一些衣服和生活必需品。

彻夜无眠。早上起来,儿子还没睡醒。来不及跟他打声招呼,我就匆匆赶往医院。

八点半,战友们手提大包小包都前来报到了。我们进行了战前培训。

急诊科的主任和护士长以及留守的伙伴们都在帮我们准备物资,给我们送行。我们拍了一张合影留念,互相说着珍重。

上了大巴,看到窗外跟我招手的同事们,泪水忍不住奔涌而出。我将头低埋着,不忍再看那些送行的人们。

晚上七点,我们顺利抵达武汉天河机场,入住位于光谷的一家酒店。此时的武汉,灯光依然亮着,默默展示着这个城市往日的繁华。这一切,都让我心中特别难受。

2020年2月11日 正月十八 星期二 武汉雨

今天开始去医院上班。我们接管了同济医院光谷院区的重症病区,这是由康复病房临时改造而成的。我今天的工作都是在清洁区进行。

我告诉自己,要积极虚心地向本地老师请教学习,以最快的速度熟悉这里的流程和岗位职责。当时我满脑子想的就是要快点熟悉情况,都没想过自己已是疫区中的人了。

2020年2月17日 正月二十四 星期一 武汉晴

今天我们进行了重新分组,我被分到了H组,进舱护理病人。

接班后,我们沟通了今日病人的主要护理重点。对于特殊病人,我们要加强关注。护士长在进舱之前给每个责任护士分配好床位,进去以后,我和战友从1床到30床分别进行巡回查看,发现问题就解决问题,不能解决的就上报。

帮病人翻身、换床单、擦大便,这些都成了我们的工作,因为没有护工。许多工作,一个人根本不可能完成,我们必须互相帮助。遇到事情,就喊一下邻床的伙伴,请她们搭把手。

我们到底有多忙碌?这样说吧,我们病区30个病人,有26个气管插管接呼吸机。从穿上防护服开始,直到脱下防护服回到清洁区,我们都没坐下来过。我们每次都穿着尿不湿进去,但事实上,我们身体里的水分,出汗都不够,根本不会有小便。出舱时,面部被护目镜和口罩压出深深印痕,有些甚至还起了水泡。这些都还能承受,最无助的就是,患者的病情变化实在太快,有些患者进来时意识还蛮清晰,下午就呼吸困难要插管了!

2020年2月18日 正月二十五 星期二 武汉晴

一个小同事跟我说,杨老师,那个病人的血没抽出来,找不到静脉了。

我跟着她过去。这是个女病人,大约三四十岁,消瘦得很厉害。

我跟她说需要抽点血。她说,真不好意思,这几天没什么胃口,没吃饭,静脉可能很难找。

隔着厚厚的眼罩,我根本看不见她的静脉,只能根据解剖特点,用戴着三层手套的手去触摸。还好,一针见血,顺利抽了几管子血。

离开这个房间时,远远地听到她在不停地说“谢谢你们”。尽管声音十分微弱,却在我心头升起了一阵强烈的感动。

2020年2月19日 正月二十六 星期三 武汉多云转晴

今天,我去每个病房间都转了一圈。29床是个六十几岁的老先生,因为病情好转,即将转到普通病房去。他是这个新建的重症病区收治的第一个病人。他说,感谢你们上海来的救命恩人,你们都很辛苦。他说,永远会记住我们。我问他家人怎么样,他说分别住在不同医院,现在还不晓得什么情况,他很担心。

2020年2月26日 二月初四 星期三 武汉阴

今天奋斗了一个夜班。

有一个病人,气管插管靠呼吸机辅助通气,意识还清醒,但不能说话。见我进去,他用手轻轻画着,样子很苦楚。我不知道他想要什么,就问他,能不能写字,他微微点了点头。我给了他纸笔,他写下了“丙泊酚”三个字。我心头诧异了一下。我想,他应该是一名医务人员。

我跟他说,一定要配合呼吸机呼吸,再坚持几天说不定就能脱机拔管。他用眼神示意我,他听懂了。

2020年3月2日 二月初九 星期一 武汉有大雨

那个ECMO脱机的患者今天精神好得不得了,在床上语音聊天。我问他,和谁聊得那么起劲,他说是他丫头。他跟我说,我丫头比你还大呢。我笑着说,不可能吧。他说,肯定的,我丫头都26岁了。我说,我都是过40的人了。他说,真没想到,你看上去就像95后。

患者告诉我,他们一家人全感染了,不过现在都快出院了。

另外一个脱机拔管的患者也对我们说,一定会好好配合治疗,挺过去,不辜负我们的努力。

我们来武汉已经二十几天了,从这里转到普通病房的人越来越多,能聊天说话的也越来越多。看到这一切,我们的心情也从开始的压抑转为欣慰。上班空点时,我会多跟清醒的患者聊聊天,让他们更加有信心康复。

我最大的期望就是,他们能从这里转到普通病房或者康复出院,那样我们都能安心回家,回到我们原来的生活,回到我们的工作岗位。

我相信,那一天的曙光很快会到来!加油!

责编:张青津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clareandthecity.com